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儿子外貌酷似妻子客户,为证清白妻子做鉴定,结果大跌眼镜

时间:03-21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28

儿子外貌酷似妻子客户,为证清白妻子做鉴定,结果大跌眼镜

创作声明:本文为虚构创作,请勿与现实关联“你看看这个孩子,哪里有一点点地方像我的!”丈夫纠结种瓜得豆这极其不符合遗传学的现象,向妻子发难。“为什么你老是要揪着这个问题不放?孩子不是你的,你拿出证据啊!”妻子忍无可忍,她打算一次性终结这个扰乱家庭秩序的难题。“我们去做亲子鉴定吧,要是结果有问题,我净身出户!”然而,鉴定结果,却让这个本就风雨飘摇的家,彻底分崩离析。1胡夏和陈娟是大家公认的一对模范夫妻,结婚五年多,从来没有红过脸。虽说他俩是女强男弱,陈娟是律师,一副女强人做派,从来都说一不二。而胡夏则是个温柔的文科男,在一所教培机构当英语老师,说话轻声细语,是少见的好脾气。两人外形般配,性格互补,就算是有争执也是讲道理,所以基本上没有吵架的机会。结婚多年夫妻生活和谐美满,除除一件事,让胡夏感到痛苦,那就是孩子。两人刚结婚时,陈娟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律师,可她爱学习能吃苦肯钻研,很快在本地律师界崭露头角。从实习生到部门主任,再到合伙人律师,她一步一个脚印往上走,很快成了业内佼佼者。拿着几十万的年薪,陈娟回家越来越晚,和丈夫的交流也越来越少。虽说已经是老夫老妻,胡夏能理解,但也难免心里犯嘀咕,到了爸妈那边,更是不好交代。“你再不生个孩子把她锁住,什么时候她把你甩了,哭都没地方哭!”母亲为他们生孩子的事情操碎了心,然而,陈娟软硬不吃,她只好整天逼自己的亲生儿子。“当初就让你找个贤妻良母,现在孩子早就满地跑了,你非不听,这样的女强人,你能降服得了吗?”每到节假日,看着其他家爷爷奶奶带着孙子孙女,一家其乐融融的模样,胡夏的爸妈总是长吁短叹。然而,每次胡夏和妻子提到生孩子的话题,她总是说再等等,等到新的律所开业或者等到自己拿下这个大案子。转眼间,两人都加入了奔四的大军,眼看身边的同龄人都已经生三胎了,陈娟总算有所松动。“在成为高龄产妇之前,咱们生一个孩子吧,记住,无论男女就这一个。”2陈娟的突然转变让全家人喜出望外,尤其是双方父母,开心得像是孙子已经抱上了一样。要孩子的过程有些曲折,并不是特别顺利。因为陈娟常年醉心工作,有严重的胃病和免疫系统功能障碍,于是先要调养身体。好在最终结果是圆满的,在三十二岁那一年,陈娟和胡夏的婚姻迎来了七年之痒,也迎来了自己的宝宝。孩子足有8斤重,是个大胖小子,丈母娘陪着进产房,陈娟显示出了十足的母性,硬生生顺产出来的。胡夏在产房外听着妻子的惨叫声,泪流满面。“只生这一个,一个就足够了……”当小胖墩实实在在抱在手里,新手爸爸和爷爷奶奶开心的手舞足蹈,怎么亲都亲不够。他们给大胖小子起名圆圆,寓意圆圆满满,家庭幸福,全家人都把他当成了心肝宝贝。然而,随着圆圆满月、百天、周岁,一股声音不知何时起,总是萦绕在孩子身边:“哎哟,这胖小子怎么长得既不像爸爸也不像妈妈啊,不会是抱错了吧!”这话听一次两次可以当成善意的笑话,听多了就有些刺耳了,尤其是对于胡夏来说。的确,圆圆长开一些之后,和他们夫妻俩谁也不太像,从五官到手脚,甚至性格,实在差的太远。比如说,两口子都是大眼睛双眼皮,圆圆却是细眯眯眼,两口子的黑色直发,在他那里也变成了黄色小卷毛……“老婆,大家都说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怎么咱儿子和我们俩差距那么大?”胡夏也曾试着和妻子沟通这件事,然而,陈娟自从生了孩子后,仿佛任务已经完成,更加投入的钻研工作。“小孩子嘛,哪里看得出来像谁不像谁,你别没事找事。”陈娟头也不抬的沉浸在堆成山的文件资料中,认为老公这是无理取闹。很快,就连母亲也看出来,这孩子有些不太对劲。“咱大孙子是个急脾气,平时和小伙伴们玩耍一言不合就打起来,你小时候可从来不会这个样子。”再加上满小区的风言风语,做奶奶的更无法接受孙子是冒牌货的说法,吵着闹着要回老家,不带娃了。对此,陈娟并不在意,她找了一家高端托育中心,把两岁的孩子扔进去,丝毫不在意家庭和睦问题。而混在一大堆孩子当中之后,胡夏更加清晰地认识到,儿子不像自己是如此明显的一件事。3“圆圆爸爸,你们夫妻俩和孩子真不太像,有时候我们老师帮着接孩子的时候都会叫错呢。”此外,托育中心公告栏上一家三口展示的全家福,也引来了其他家庭的嘲笑。“你说,儿子会不会当初在医院抱错了,怎么会有完全不像父母的孩子呢?”那天回到家,胡夏旧事重提,但陈娟却罕见的发了脾气。“我说你能不能别没事找事?来回来去纠结,没完啦?”这在胡夏看来似乎是一种心虚的表现,但为了顾及妻子的心情和家庭和睦,胡夏又能怎么样呢?转眼间,托幼机构召开家庭运动会,每个家庭争取爸妈都能参加,陈娟也百忙之中赶来了。自从上次因为孩子长相的事与老公呛呛起来,两人关系有些冷淡,或许陈娟也想缓和一下。然而,就在运动会上,一个男人的身影吸引了胡夏的注意,那个男人似乎是个单亲爸爸,独自带着女儿,而不但他的女儿与圆圆长得像,男人和圆圆也几乎一模一样。一样的小眼睛,一样的黄色卷发,一样的元宝耳朵……更可怕的是,陈娟和那个男人似乎是认识的,两人不咸不淡地打了个招呼。“那人是谁啊?你们以前认识?”胡夏装作漫不经心,心里已经惊涛骇浪。“哦,客户,以前帮他打过离婚官司。”那天回到家把孩子哄睡后,真正的纷争开始了,胡夏直截了当地问,那个所谓的客户,是不是圆圆的亲爸爸。“你疯了吗?“为什么你老是要揪着这个问题不放?孩子不是你的,你拿出证据啊!”陈娟忍无可忍,以前也就罢了,这次居然有了明确的“奸夫”,她打算一次性终结这个扰乱家庭秩序的难题。“我们去做亲子鉴定吧,要是结果有问题,我净身出户!”来到亲子鉴定中心,两人谁都没有说话,静静看着因为抽血而号啕大哭的儿子。回家之后,两人分房睡,一夜无眠,结果将在第二天一早出来,整个家庭的存亡在此一举。第二天,夫妻俩默默来到亲子鉴定中心,胡夏颤抖着手打开了写有他名字的报告,只看了一眼,就哀嚎出声!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