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口碑两极,这部新作命该如此!

时间:12-07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36

口碑两极,这部新作命该如此!

四年前,黄渤的愤怒狰狞,周迅的歇斯底里,以及那个充满叙事张力的故事内核——为女复仇的父亲与帮子逃命的母亲之间的对抗,让《涉过愤怒的海》的预告片,一度成为当年影院最亮眼的存在之一。 如今四年过去,《涉过愤怒的海》终于从沉寂的水面浮出,以生猛的视听、癫狂的情绪、两极口碑的分化,在一定程度上为2023年的华语电影,画上了一个较为圆满的句号。 《涉过愤怒的海》口碑注定是要两极分化的,这本就是一个生命情绪与成长文化的剖析,以愤怒为利刃,划破一场关于爱的cosplay,一场无法终止的自我暴力,最终滑向黑暗的深渊,在失控中消亡。 其实所有的一切,都在影片开场公海遇袭,金陨石拼死夺船中注定。 公海本就是一个没有规则的失控场域,但金陨石有着强烈的领主意识,凶狠好斗击退了海警,而这一切都是为了给女儿娜娜攒学费。 但娜娜却命损于异国他乡,金陨石所做的一切都竹篮打水一场空。海洋的领主在回到陆地时被世俗的规则束缚,为了重新构筑自己的领地与身份,金陨石必须在失控中获得新生。 “失控”是《涉过愤怒的海》最为直观的感受。 无论是情绪的极端碰撞、爱恨交加的不可和解、亦或是事与愿违的无常命运,剧中的所有人都像在海上飘零的孤舟,渴望到达理想的彼岸,却又被自我亲手埋葬于海底。 《涉过愤怒的海》虽然以一起命案为线索,但整体叙事而言,并非是单纯的悬疑推理,甚至曹保平在很大程度上牺牲掉了叙事的逻辑性,来特意让观众感受失控,从而成为角色立体化的一部分。 金陨石无疑是全片的核心角色,在得知娜娜遇害后,金陨石才逐步成为了一位父亲。这种父亲身份的生成,更多是来自于世俗的评判,以及对自己领地入侵者的反击。 所以金陨石的复仇,实则是对自己父亲身份的捍卫,他需要用女儿的生命,凸显出自己东亚式父亲的悲剧,又在杀人偿命、快意恩仇中完成属于自己传统男性的高光时刻。 在这样的复仇叙事和父权重构的过程中,悬疑断案并不重要,对于深陷于愤怒血海中的金陨石,仇人反而成了他新生的唯一一颗救命稻草。 警察代表的现代秩序,对于金陨石而言,是他传统父亲形象建立的阻碍。警察让其圈禁在了失败的父亲之中,又同时误导观众让金陨石的悲痛与愤怒无限放大,将观众也拉入愤怒之海。 底层的父亲终究是无力的,金陨石与风浪抗争数载,以捕鱼为生。 最终一场台风带来的天降鱼雨,似以天谴的形式为金陨石完成了复仇,阶级化的反抗与父亲形象的塑造最终以神明的力量搅动命运的棋局。 三车相撞,三方势力交汇,复仇的故事其实到此结束。《涉过愤怒的海》终于揭开其神秘的面纱,一场对于东亚家庭的剖析和父权的颠覆才刚刚展开。 倘若说影片前半部分的愤怒是复仇怒火,带着天然的正义性,是父母神化的过程。那么影片后半部分这种愤怒,则是暴力过后一切不可得的不甘。 如景岚未能保护儿子李苗苗,金陨石未能成用娜娜的死蜕变成一个成功的父亲。爱也好恨也罢,到最后都指向了父母的失败,亲情的虚伪。 李苗苗和娜娜刚好是内外对比的一组人物。李苗苗的情绪是外化的,对他人带有极强的攻击性,他将占有化为爱,又将其变成惩罚与伤害。 而娜娜的情绪则是内化的,她甘愿忍受金陨石臆想中的父爱,李苗苗飘忽不定的爱之占有。娜娜愿意沦陷于生命中不确定,乃至奉献出自己的身体与生命,也不愿在平淡的生活中窒息而亡。 李苗苗和娜娜映衬出了两种传统东亚教育,金陨石是用粗糙的手掌将娜娜压在父爱如山的阴影里,终有一天天崩地裂。景岚是用无微不至的关怀占有,将李苗苗推向早已安排好的人生彼岸,最终却在风浪之中倾覆。 所以《涉过愤怒的海》所展现的失控也好,癫狂也罢,是千年文化与两代人在无言的扭曲爱恨中,将所有情绪爆发出来的那一瞬间,用爱伪装的无声暴力,总会化成有形的伤害。 到影片最后可以明显看出,曹保平无意去反推杀害娜娜的凶手是谁,这本就不是一个悬疑故事。 金陨石在复仇的过程,也是一步步真正认识女儿娜娜的过程,用娜娜的死重构出父亲,也敲定的生养之恩乃蓄意谋杀的最终之音。 无论是金陨石的心口不一,还是拿着娜娜凌辱的视频强调父亲的悲痛凸显自己的伟大。用景岚的台词来说,他们都是骗子。 关于父母的身份,关于对子女的爱护,最终的一切,都是为一己私欲强加他人而已。 影片中娜娜坐在小船上,看见金陨石的尸体吊在空中的那个梦境,可以说最动人最恐怖最无力的片段。 父亲死去,爱恨消解,但父亲的灵魂高悬于女儿的精神世界之中,宛如烈日,却散发着腐臭之味,爱原来不过是死亡划过的痕迹。 当金陨石撬开那荒郊野外的壁橱,童年的烈日在成年的阴雨天中终于绽放光彩,父女的奔赴理解终不过是一场虚幻,所谓的复仇也不过一场对女儿的鞭尸。 金陨石终究不是女儿世界那轮太阳,而是划过夜空中的陨石,只绽放一瞬间,便陷入永远的死寂。 到来头金陨石成为了一位失败的父亲,一个没有成功的复仇者,毕竟父亲无法杀死父亲。 所以《涉过愤怒的海》内核更多是悲观的,所谓的弑父也好,解构重建也罢,不过是一场臆想幻梦,愤怒的海依旧巨浪滔天存在于每个人心中,谁都在跋涉,却最终被淹没。 就像对影片的两级评价,在烂与精彩的争辩不休中,我们早已成为了它的一部分,在捍卫着自己的精神法则,到头来成为下一个金陨石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